[世界为墓,伴你腐朽。]

【压切婶】逃

*记录一次真真实的梦境,醒来耳边还有长谷部的声音

我一直在逃,逃离那个地方,逃离本丸.........

我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恐惧,即使这片树林比我想象的要可怕,可是与我现在的恐惧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我的身体在颤抖。

我一直向前跑,因为我知道只要到了那个地方,我就可以回去,只要跑到了那个传送点我就可以逃离这个地方,我就可以回去了。

是讨厌这里么,可是我并不讨厌这里,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一直跑,即使路上的灌木树枝划伤了我的脚,我还一直在跑。

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浴衣,可是我浑身在颤抖,冷汗打湿了我的头发,一根根粘在了我的后颈与脸颊,我依旧在跑,现在不是关心形象的时候了…

就快要到了,只要我伸手就可以碰到.....

"主,为什么要逃呢"

男人从我身后环住了我

我为什么要逃呢...

"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放开我!长谷部!"

这明明不是我想说的话啊

长谷部将头垂在了我的肩膀上,将我环的更加紧了。
梅雨的天气令我非常不舒服,我挣扎了起来,是不舒服天气,还是害怕身后的…

"主讨厌我吗"

他在我耳边轻喃

"这一次又想逃去哪里呢?"

我的身体又开始颤抖,是在做梦吧,我不可能会被抓住,明明逃出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明明一切都做的那么完美。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被你给抓住了。

"我没有要逃,让我回家好吗,求求你让我回家!长谷部求你了…我想回家…放我离开这里!求你了…长谷部…"

我的样子一定非常难看,明明是命令的语气到了嘴边却是一边哭一边哀求,我一直重复着"放我回家,我要回家"的句子…也不知道是多久,一分钟,还是十分钟。

我累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这样抵抗了,我怎么可能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对手,无论是从身高还是力气,他好像能把我整个腾空拎起来一样。

"我想回....."

最后一次

"想回....."

求你了,让我最后一次哀求吧

"回到哪里呢?我亲爱的主,只要是您的命令…"

长谷部的声音在我耳边越来越清晰,我的哀求变成了不可能存在的泡影。

"回本丸...回去吧"

"谨遵主命"

眼前一黑,我想说的,是回家啊,让我回家,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说出那句话了。我的身体不接受我的控制,木偶没了线一样瘫倒在了他的怀里,恐惧依旧在,但我却已经没办法用身体去感受了。

我是被抱了起来么,我没有这么轻吧,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力气挣扎,就一下,一下也好啊,明明就要到传送点了,我为什么一直在哭,我的眼前是见不到底的黑暗,耳朵却能听见蝉的叫声

和他的声音

"主,为什么要逃呢?"

我为什么要逃呢,明明是自己选择要来这里的,是理想是希望,本丸的大家是我最棒的财富。

"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告诉我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是啊,长谷部,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手好像触碰到了什么,是不小心划过带霜的草丛,还是我的眼泪掉在了手上。

一定是梦,只要我用力闭一次眼再睁开我依旧回到那个和短刀们分享家中带来巧克力的日子,就是嘛,我怎么可能会逃!一定是做梦,长谷部才没有这么可怕!
我沉沉睡去,果然是梦。

被窗外的暴雨声吵醒,已经清晨了啊,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就是他的胸膛,果然做了个不好的梦啊,枕着长谷部的手睡他也一定不好受,悄悄地往下挪了挪,冒的汗估计是他搂我搂的太紧了吧。

想不打扰他转过身继续睡

右脚的铁链却发出了更大的声音…

"这次又想逃去哪里呢,主。"

男人低沉的声音又再次在我耳边呢喃…

评论(4)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