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为墓,伴你腐朽。]

【压切婶】遗书

  压切长谷部: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能亲口告诉站在你面前告诉你这些事了,如果刚才那一封遗书是交代本丸今后的安排,那么这一封则是交给你——压切长谷部的。

  我有无数次会想象今天这个场景,在梦中或是在战场上,每次想到我都不愿意面对所有人,无论是本丸的大家还是我自己,脑海里最不愿意浮现出的却是你的脸。

  作为审神者我不是一名合格的主人,无法向你之前的任何一代主人进行横向比较,甚至连边都触及不到,我幻想着有一天我能站在所有审神者的顶点说我做到了,可这终究是我的幻想,每次政府集合大会时我都只能低着头,我没有所谓的天赋与才能,只能靠着侥幸在本丸里一天天呆下去。与我一批的审神者好友只能用“平凡才最不容易嘛”这样的话来安慰我,我只能笑笑来答复,我很想抱住任何一个人大哭一场然后骂个昏天黑地,但是我连提出这个想法的勇气都没有。

  政府向我提出了解任通知,我已经职龄满了规定的年份,也就是说我可以退休了,你还记不记得我每次问你“长谷部,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办?”你的回答都是“我会一直等下去,只要您还愿意来见我”,我是一个不擅长选择的人,其实我更想听到的是“主,不要走。”我很自私,我希望你能再挽留我一下,可是我知道你不会,你非常尊重我的所有选择。所以希望对于我的死,你也不要太难过,我在你生命中只是相当于昙花对于我来说的存在时间。

   我也不敢向你传达我的爱意,“长谷部我爱你”这句话不知道我对这镜子练了多少次,可镜子终究不是你,其实我也想过再锻一把长谷部出来作为我的练习对象,不过我反过来想想这也太垃圾了,所以也没干,况且本丸一刀一振的规矩我并不想打破。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期待却又满是恐惧,不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因为结果我已经听不到了,我就默许你拒绝了我好了,这样我就不会有太多的期待了。

  我现在或许站在罗生门入口,想要呼唤你的名字,却又记不起你的名字了。

                                   审神者
                                     敬上

“好了,读完了,长谷部你满足了吧?”我白了长谷部一眼,没想到自己的近侍平常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却又这种恶趣味,不过自己读自己的遗书真觉得怪怪的。

“主,再说一遍,我还想听。”
“说不动了,缩减点。”
“那就说"长谷部我爱你"吧”
“……你。”
“主之前是不是说过这场战如果捡回一条命无论我说什么都听我的”
“……”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