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为墓,伴你腐朽。]

【压切婶】结·2

第二章

窗外很暗,因为下雨的缘故连一点鸟的叫声都没有,审神者的屋子里没有点灯,房间每一处都好像在散发着渗入骨髓的寒气,即使是长谷部这幅身为付丧神的身体都有些受不了,又何况是眼前的这个审神者小姑娘。

“请问主上找在下来有何任务?”长谷部先一步地打破了沉默,随后静静地观察着赤岭,因为时间的拖延,天空也越来越暗,再加上屋内没有点灯的缘故,越来越看不清审神者的表情。

“你就是压切长谷部吧,这是你明天的出战安排,我受任不久有一些细节还不是很明白,接下来请多多指教了。”赤岭说完,便将出阵安排递给了长谷部。

“是。”长谷部接过了出阵安排,当他看见了安排表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他愣了很久,便再次询问了赤岭“请问只有在下一个人出阵么?还是说您…”

“是的。只有你一个人。”赤岭说的非常干脆,并不像是一个刚受任的审神者,反而像是一个担任了审神者这项职位多年的前辈。

长谷部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些什么,一个人又或者是一个部队,只要将最好的战果呈献给主就可以了。

“谨遵主命。”

长谷部深深的行了个礼,希望主再说些什么,可以房间又回归了最初的安静。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只能凭借着外面的月光勉强看清审神者的轮廓。

赤岭抬头看了下外面的天,叹了口气。

“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

“遵命。”

长谷部起身,不带声响的走出门,看见雨依旧下个没完没了,想起早晨与审神初次见面的时候赤岭身上的雨珠,特地把门检查了一遍是否关严实了,这一举动反而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门不用关”

这次赤岭头都没抬,依旧在桌子上看那些好像永远看不完的文件。不过此时的灯似乎已经被赤岭点亮,长谷部可以看清主上那微微皱起来的眉头。

“可是这样雨水会飘进屋子里,主会受到干扰,再严重可能会染上风寒”长谷部将门打开,担忧地望向赤岭。

“我说了不用。”赤岭这才抬头,将笔往桌子上重重一摆。

“是。”

长谷部好像被声音吓到了,犹豫了一秒,还是稍微得合上了一点门,这样至少可以减少点风灌进房间的面积。这动作细微到赤岭根本没有发现,继续低头整理之前签阅完的纸张,这次好像更加慌乱地理了理,似乎想要盖住些什么。

究竟想要隐藏些什么呢?

 -TBC

学业有点繁忙,更的有点出乎意料的慢而且少,请大家不要嫌弃【土下座】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